首页乐器商城 › 忆故人,故人在何处?

忆故人,故人在何处?

作为门外汉的我,竟有一天会在张峰先生的古琴赏析会上与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古琴音乐相遇,这可能也是一种命定。正如《忆故人》的音乐响起的时候,我所忽然感到的古琴的音质与它所阐述的曲子之间的那种命定,一听便让你觉得这样的声音就是要由古琴来演绎。王国维曾在《人间词话》中说道: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
,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张峰先生在弹奏《忆故人》前反复强调琴者,心也。,仿佛正与王国维此语暗合。灯光暗下来的时候,我第一次听到古琴的声音,也是第一次听到《忆故人》开始的音符如星斗,从人不在意处绽放于夜空,抬眼看已星星点点。琴音似墨,在虚空的画幕上一点一点化开,渐渐勾勒出浓淡景致。缠绵处如行羊肠小道,其间间歇而至的中和正音便如小道中远远望见的山寺传来的钟声。行一段,钟声便随之敲响,平添人生沧桑之感。而后,每一个调都开始颤动,仿佛能感觉到拨弦者的手指力度与曲意相通,每一颤的细微差别就仿佛听者心弦的震颤那样纤毫可感。婉转处好似忆起与童年伙伴书窗共读,仿佛与少时友人荡舟游湖。往事幕幕,如画片翻飞,浮上心头,不自觉间微笑亦浮上嘴角。忽而斜阳晚照,小巷深深,好似正与挚友在巷中牵手蹦跳着前行,嬉闹着一同归家。转瞬,友人的身影却如烟雾般慢慢淡去,回首四顾,夕阳落寞地投下清影,深巷中只剩下自己孑然一身。刹那间,有心如死灰之痛。临近末尾时,旋律忽而曲折转高,一声又比一声激昂,激昂中又带着一波三折的婉转之态,仿佛对着苍茫大地,长河落日发问:故人今何在?何为独留我一人?激烈诉问,肺腑震颤,却四下空空,深心中其实已明知答案,于是心下怆然。人心的曲折是最复杂难析的,人的思维也最是瞬息万变,辗转不定。但古琴曲每个旋律的余韵仿佛一条细长的丝线绕过心中的每一处曲折,于心有戚戚焉,简直能勾了人魂。琴到深处无可言。为何?言不由衷曲由衷。所谓由衷是指从心底,从肺腑发出。言若不由衷常常可以掩饰得很好而不为人察觉,但古琴曲却非由衷而奏便不能感人。于是琴到深处无须言语也直捣人心。张峰先生的《忆故人》于我,感受到的是一种情意,一种景象。仿佛琴弦的拨动与人的怀念和想象是同步的,一次一次都直接拨在了心上。聆听到深处根本已不知此曲谁弹,自己身在何处,满脑唯有曲韵荡漾,人便在曲境中徜徉。人生所到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人生的际遇时常就像古曲中描绘的那样缘起缘灭,聚散难以捉摸。由当初的热闹才可感如今的萧索,因有过炽热的友情而倍增孑然一身的寂寥。忆故人,故人今在否?如在在何处?千古忧思无法排解,唯有将它藏于古曲里,寄望来人还能怀味和传递这一份珍贵情操。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关键词】境界 真景物 真感情

【内容提要】本文主要结合王国维《人间词话》第一、六、七、八、三四、三六、五六及下卷一一则词话来谈对王国维“境界”的理解。

【正文】

王国维《人间词话》第一条

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五代北宋之词所以独绝者在此。”

王国维把“境界”看做是评判诗词优劣的标准。那么什么是“境界”?接下来王国维在第六则词话中写道“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这里的“境”就是境界,境界不单单是指景物描写,喜怒哀乐也是人心中的一种境界。

王国维为什么这样说,什么样的景物可以称之为“真景物”?接下来王国维写了第七则词话,举例说明什么的景物是“真景物”,“红杏枝头春意闹”,著一“闹”字而境界全出。“云破月来花弄影”,著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这里的“闹”和“弄”字为何“境界”全出?我们可以籍由此句看出王国维所欣赏的“真景物”是怎样的景物,这里的“真”不是说描摹出了景物的特征,如赵佶《燕山亭•北行见杏花》

“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著胭脂匀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闲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可以说是运用各种手法,穷形尽相地描绘杏花的特征,但在王国维看来却不是有境界的“真景物”。因为我们不能感受到一个立体的意象世界。而“闹”有极强的画面感,红杏那勃勃的生命的气息扑面而来,同时红杏的充满活力的生命与诗人的生命相互辉映、交融。这里所谓的“真景物”其实就是写出了诗人真切感受,写出了诗人的情怀的景物。如《人间词话》第三十四条“美成《解语花》之“桂华流瓦”,境界极妙”美成的的写景名句“桂华流瓦”意境很美,王国维就认为周邦彦写出了有境界的“真景物”,因为一个“流”字写出了灵动的月光,只可惜以“桂华”二字代月耳。

再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第三十六条美成《青玉案》词“叶上初阳乾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此真能得荷之神理者。何谓“荷之神理”?这里指“荷”的精神、神韵,荷的勃勃的生命力,看那“一支
支,一叶叶,不蔓不枝,挺立在风中”特别是动词“举”的运用,让人感受到力量与美。读者能从中感受到大自然中的景物的生机,“词人用自己的生命唤醒了景物的生命”。这就是王国维所欣赏的词中的真景物,有境界的景物描写。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从王国维所欣赏的写景诗句中我们可知,王国维所认为的“真景物”可以从三方面来说,一是从景物本身来说,诗词写出了景物本身的美,景物的特点,如“举”,写出了荷叶在风中独立的姿态;二是给读者的感受的角度来说,所写的景物的美引起了读者的兴发感动,被读者感知到了,如“举”让读者感知到了力量美;三是从诗人的角度来说,所写之景与诗人内心触碰的一刻,诗人捕捉到了景物的美,并将对外物的感受与诗人内心的情感融为一体,那一刻,仿佛是景物点燃了诗人的生命,景物的生命与诗人的生命交相辉映。

如“举”既是写荷叶的杆子有力的擎着荷叶,也是写诗人从荷叶的姿态中体验到了生命的有力的美,从而自己的生命也因之而充满了生机。如“桂华流瓦”的“流”字,既写出了月光本身灵动的美,也出了词人充满活力的生命。

王国维在第八则词话补充说明景物描写有境界的大小的分别,但不是以境界的大小来评判诗歌的优劣。“境界有大小,然不以是而分高下。“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何遽不若“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宝帘闲挂小银钩”,何遽不若“雾失楼台,月迷津渡”也。小境界的景物描写“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细腻生动地描绘了一幅春天大自然的景象,是那么清新、自然。大境界的“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则用粗犷的笔调描绘了一幅边塞军营日落时分壮阔苍凉的景象。在这则词话中王国维强调诗歌不是以境界的大小来分优劣的,实际上是再次强调他的第六则词话,

“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

不管景物描写的境界是大是小,只要写出了真景物,那就是有境界的好词。可见能否写出“真景物”是王国维评判诗词优劣的标准之一。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免费网址 http://www.nitroproc.com/?p=697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