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乐理知识 › 音乐知识: 清微淡远——琴史述略

音乐知识: 清微淡远——琴史述略

“清泠由木性,恬澹随人心”,几首或优美恬静或活跃激昂的琴曲把在场的同学带入了一个韵致翩翩的世界。
5月14日晚,由杨承运教授主讲、北京大学京昆古琴研究所主办、北京大学古琴社协办的讲座《浅谈古琴艺术》在电教216举办。著名斫琴家王鹏先生也到场参加了这次活动。
杨教授早年师从我国著名古琴家吴景略先生,对以古琴音乐为代表的中国传统音乐有极深刻的体会。讲座由一首清新流畅的古琴名曲《流水》展开,共分为四个部分——古琴概说、琴曲聆析、中外乐趣、音乐大同。
古琴是中国最古老的乐器之一,也是历代知识分子修身养性的良友。2003年,古琴即以其悠远的意蕴、丰富的文化内涵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口头的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北大则更是与古琴有着不解之缘。早在蔡元培先生任北大校长期间,学校就设有传统艺术研究所,其中就有古琴专业。“以美育代宗教”,便是老校长美育理念的精髓所在。
在杨教授的精彩讲解中,大家纷纷揣摸细玩起曲中的种种寓意——《梅花三弄》的文人高洁、《高山流水》的友情忠贞、《渔樵问答》的悠然自得……
在“中外乐趣”部分,杨老师别出心裁的选择了几首外国名曲,将之与中国音乐进行比较。如:同是描写劳动的歌曲,雄壮的《黄河船夫号子》与《白雪公主》中的轻松热闹的劳动歌;原汁原味的《龙上行》与借鉴西洋手法的《教我如何不想她》。并通过欧美大提琴家充满激情的演奏、摇滚乐手忘我的音乐宣泄与中国琴家含蓄深沉的古琴表演,非常直观的向我们展现了中外音乐风格的不同。他高屋建瓴地指出:外国艺术手段重在重现生活,表现真实、表演性强;而中国的艺术手段则重意蕴、风格细腻、手法表意。具体到琴,中国人注重音“和”、声“静”、意“远”,注重发展琴学、修研琴道。而外国琴乐则比较重视琴器发展及琴艺精熟。中国人对西洋的乐理研究深感佩服,外国人却为中国琴韵中深厚的传统文化而喟叹不已。
随着现代古琴演奏的发展,古琴也逐渐走进乐团和乐队,并在与西洋音乐的交融中有所尝试。作为讲座的结尾,杨教授播放了一曲交响乐《霸王别姬》。曲中,喧天的锣鼓、清丽的琵琶、苍凉的京胡、充满民族风情巴乌等与优美的大提琴、抒情的单簧管、辉煌的长号等乐器声恰到好处的交融在一起,伴以结尾日语的演唱,充分展现了各国音乐的和谐共融。音乐奇观,是为大同。
在总结中,杨教授说中国艺术的发展要明确四个问题:艺术要求个性解放,但不能抹煞民族性与社会性,而人的属性中最重要的也恰恰是生物性与社会性;文化艺术要进步要发展,但不能忽略传统艺术的驻留;新时代的人应学会自强、自信、自省、自警、自律;乐教意义深远、不可或缺,但在时代性上还需做文章。

   
古琴是中华民族最早的弹弦乐器,是中华传统文化之瑰宝。她以其历史久远,文献瀚浩、内涵丰富和影响深远为世人所珍视。湖北曾侯乙墓出土的实物距今有二千四百余年,唐宋以来历代都有古琴精品传世。存见南北朝至清代的琴谱百余种,琴曲达三千首,还有大量关于琴家、琴论、琴制、琴艺的文献,遗存之丰硕堪为中国乐器之最。古时,琴、棋、书、画并称,用以概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历代涌现出许多著名演奏家,他们是历史文化名人,代代传颂至今。隋唐时期古琴还传入东亚诸国,并为这些国家的传统文化所汲取和传承。近代又伴随着华人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成为西方人心目中东方文化的象征。

澳门新葡亰免费网址,    有关古琴的记载最早见于《诗经》、《尚书》等文献。《尚书》载:“舜弹五弦之琴,歌南国之诗,而天下治。”可知琴最初为五弦,周代时已有七弦。东汉应劭《风俗通》:“七弦者,法七星也,大弦为君,小弦为臣,文王、武王加二弦,以合君臣之恩。”三国时期,古琴七弦、十三徽的型制已基本稳定,一直流传沿续到现在。

    古琴的演奏形式主要有琴歌、独奏两种。根据文献记载,先秦时期,古琴除用于郊庙祭祀、朝会、典礼等雅乐外,主要在士以上的阶层中流行,秦以后盛兴于民间。关于以琴为声乐伴奏的形式,早在《尚书》中,已有"搏拊琴瑟以咏"的记载。周代,多用琴瑟伴奏歌唱,叫"弦歌",即唐宋以来所谓的琴歌。从汉代蔡邕所著《琴操》中,有歌诗五曲,即周之弦歌,其中的"十二操"、"九引"以及"河间杂歌",都是援琴而歌的。

    春秋战国时期,古琴的独奏音乐已具有一定的艺术表现能力,如伯牙弹琴子期善听的传说。当时有名的琴师有卫国的师涓,晋国的师旷,郑国的师文,鲁国的师囊等;著名的琴曲如《高山》、《流水》、《雉朝飞》、《阳春》、《白雪》等,均已载人史册。 

    汉、魏、六朝时期,古琴艺术有了重大发展,除在《相和歌》、《清商乐》中作伴奏乐器外,还以"但曲"演奏形式出现。如器乐曲《广陵散》、《大胡笳鸣》、《小胡笳鸣》等,反映出古琴作为器乐演奏的一个重要发展阶段。汉末的蔡邕父女和魏、晋间的嵇康,都是当时著名的古琴演奏家和作曲家。如嵇康擅长弹奏古琴名曲《广陵散》,己传为历史佳话。创作的著名乐曲有嵇氏四弄:《长清》、《短清》、《长侧》、《短侧》;蔡氏五弄:《游春》、《渌水》、《幽居》、《坐愁》、《秋思》;传为竹林七贤中的阮籍所作琴曲《酒狂》以及六朝宋王义庆《乌夜啼》。

    隋唐时期,西域音乐盛行,琵琶兴起,古琴音乐的发展受到一定的抑制。但由于古琴谱的产生,不仅推动了当时古琴音乐的传播,而且对后世古琴音乐的继承发展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使中国古代音乐历史进人了一个具有音响可循的时期。隋末唐初赵耶利,对当时流行的文字指法谱字,进行了整理,并辑录了《弹琴右手法》、《弹琴手势图》等解释演奏法的著作。著名的琴曲《碣石调幽兰》,为南朝梁丘明传谱,现存为传到日本的唐手写卷子,是中国最早的、也是目前所知的唯一的一份古琴文字谱。

    唐代诗人李峤、李颀、李白、韩愈、白居易、张祜、元稹等,都为古琴写下了不朽的诗篇。白居易爱好古琴,在《夜琴》中有:“蜀琴木性实,楚丝音韵清。”他的琴艺很高,并能自弹自唱,甚至在旅途船中仍以古琴为友,他在《船夜援琴》中写道:鸟栖月动,月照夜江,身外都无事,舟中只有琴。七弦为益友,两耳是知音,心静即声淡,其闻无古今。”张祜的《听岳州徐员外弹琴》也有:“玉律潜符一古琴,哲人心见圣人心。尽日南风似遗意,九疑猿鸟满山吟。”描写了古琴丰富的表现力。唐代著名琴家有赵耶利、董庭兰、薛易简、陈康士、陈拙等。赵耶利总结当时琴派说:“吴声清婉,若长江广流,绵延徐逝,有国士之风,蜀声躁急,若急浪奔雷,亦一时之俊。”至今仍符合吴、蜀两派的特点,盛唐的董庭兰作有《大胡笳》、《小胡笳》等琴曲传世。薛易简在他著的《琴诀》中总结了古琴音乐的作用是:“可以观风教、摄心魂、辨喜怒、悦情思、静神虑、壮胆勇、绝尘俗、格鬼神。”并提出演奏者必须“定神绝虑,情意专注”,为后世琴家所重视,从而引伸出许多弹琴的规范。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免费网址 http://www.nitroproc.com/?p=705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